3d彩票走势图2元:360彩票走势图软件

公司動態 行業新聞 熱點資訊

一年過去,騰訊和阿里對中國電影產業做了什么

上傳日期:2017-08-15 09:49上傳者:xaqzgg瀏覽量:

一方面以阿里巴巴、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勢力在電影產業落下重子無數,另一方面如華誼兄弟、光線影業這些傳統電影企業又頻頻轉身熱情擁抱BAT的入局——大勢不可逆。
去年6月,博納影業總裁于冬在上海電影節預言,未來電影公司都將為BAT打工,一石激起千層浪,從此輿論將BAT牢牢地打上了顛覆者的標簽,任何有關互聯網勢力入局電影業的消息,都難逃“顛覆”的定論。
 
  在屬于“未來”的這一年里,BAT的陰影黑壓壓地籠罩在傳統電影產業頭上,一方面以阿里巴巴、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勢力在電影產業落下重子無數,另一方面如華誼兄弟、光線影業這些傳統電影企業又頻頻轉身熱情擁抱BAT的入局——大勢不可逆,BAT在移動互聯網方面幾乎已經可以連接一切的情況下,需要電影無論作為內容還是作為消費場景盡快融入自己的“天羅地網”。
 
  那么,BAT到底在這一年里做了些什么?他們能夠為中國電影做些什么呢?他們真的是顛覆者嗎?
 
  本文僅以阿里巴巴和騰訊為代表做討論,原因在于在電影產業布局方面,百度在各種跡象上都顯示出尚未完全發力。一方面百度去年出師不利,在百度有戲這款類似于娛樂寶的娛樂眾籌產品上摔在了《黃金時代》,隨后偃旗息鼓、養精蓄銳;而收購了糯米后,百度順勢將在線選座直接置入了手機百度內,并在去年年末奮力出擊電影票在線選座,但看上去尚未有顯著的成績,在這個市場后發的手機百度破局并不那么容易;有消息稱,今年年初百度成立了影業部門,團隊與業務以原糯米為主,但至今該部門的方向和策略均尚不明朗。
 
  過去這一年,阿里和騰訊都做了些什么?
 
  而阿里與騰訊不僅在各自的戰略邏輯和策略路徑上“春風得意馬蹄疾”,而且還多有交集,不僅有針鋒相對,也還有攜手同行。
 
  阿里自2014年至今,產品層面有娛樂寶、淘寶電影、視覺云誕生,所提供的服務分別指向了電影產業的融資、營銷、發行和后期制作,其中視覺云的合作方瑞云科技在2014年還是騰訊云的全球合作伙伴,但時隔半年后,前者就在杭州與阿里緊緊牽手了。
 
  在資本動作方面,阿里于去年年中完成了對文化中國的收購,并更名為阿里影業,阿里集團將其定位為“在文化產業布局的戰略旗艦”。值得注意的是,收購前騰訊恰是文化中國的戰略投資者,于2011年10月購入了文化中國8%的股份。在阿里將文化中國收入囊中后,騰訊也只得黯然清場退出。
 
  2014年11月,阿里與騰訊共同參與了華誼兄弟的定增,兩家巨頭分別齊頭并進地以8.08%的持股比例并列成為華誼兄弟的第二大股東。
 
  2014年3月,阿里購入光線傳媒8.8%的股份,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2015年4月,阿里影業在集團平臺架構的調整中收獲了娛樂寶和淘寶電影,并以8.3億元的價格購入廣州粵科軟件,在如火如荼的在線選座行業較之其他對手在縱深方向上收獲了一個重要戰略支點。
 
  此外,阿里在去年還入股了優酷土豆、華數傳媒,在視頻和客廳電視領域均埋下伏筆。而阿里文學也在剛剛過去的4月成立,部署在阿里巴巴移動事業群下,意圖上應是希望其成為IP的策源地,但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對應騰訊的防御性策略。
 
  與阿里步步為營的策略相比,騰訊戰略性的大動作只有三個:
 
  第一個是2014年2月收購大眾點評20%股權,后者隨后亦加入到了在線選座的血戰里;
 
  第二個是2015年4月末,與萬達、文資華夏等共同向“微影時代”(微信電影票)投資1.05億美元——與阿里持有淘寶電影和貓眼(持股)兩張在線選座牌的布局十分相似;
 
  第三個是2014年9月,騰訊互娛繼游戲、動漫、文學之后正式成立影視事業部“騰訊電影+”,根據今年3月末騰訊互娛發布的計劃看,《洛克王國》全新大電影將于于今年暑期上映,《QQ炫舞》《尸兄》《QQ飛車》三部大電影將于明年上映,《擇天記》電視劇也將于明年播出——以上IP均源自騰訊互娛平臺。
 
  阿里巴巴和騰訊能夠為中國電影做什么?
 
  阿里巴巴的電商基因和騰訊的粉絲基因決定了兩者在電影產業謀局的方向。
 
  阿里:電商基因決定其以服務產業為主
 
  對于電商基因,阿里巴巴自己做了最好的描述,“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生意難做的主要是中小企業,對于大企業來說反倒是在中小企業崛起后生意才會難做,電影行業亦是如此。盡管不生產商品,但為商業提供支撐性的服務,從而促進各個環節的交易,最終可以令整個商業流通順暢、便捷,對于中小企業而言就有了與大企業同場競技的憑借,而更加充分的競爭當然會是全行業的紅利,最終受益的則必然是用戶。
 
  以此觀察,就不難理解阿里在這一年多來連續落子的意圖,卡位布點的均是傳統電影產業過去薄弱的環節,特別是應以用戶思維為導向的發行、營銷——據悉,于冬對娛樂寶頗為推崇,從其賀歲檔兩部影片《爸爸的假期》和《澳門風云2》均綁定娛樂寶即可見一斑,該產品一方面將過去的首周末票房預售包裝成了一個理財產品,另一方面以用戶思維為導向,緊緊圍繞這批有強烈嘗鮮動機的用戶進行定向的首周末票房營銷,并輔之以阿里的大數據分析更精準地幫助片方采取合理的營銷、宣傳策略,甚至是制片策略(不是創作策略)。
 
  目前阿里在電影產業的布局應還遠未完成,有一些連點成線的布局已形成,但更豐富、更完備的面狀生態還只是隱約可見——這個生態不只是要能夠托出阿里影業這艘旗艦,更重要的是要能夠為成百上千的電影作品和電影企業提供全生態的服務——如果一個生態只是內部化的“為我所用”,那不過是上個世紀的壟斷企業們慣常的策略罷了,將外部交易內部化并形成在市場中的支配地位,看起來降低了交易成本,但最終會導致機構臃腫、管理成本倍增,恐龍級的企業通常都是這么倒下的。
 
  對于整個中國電影市場而言,有相當數量的有理想的中小電影企業在300億的產業規模下仍然舉步維艱,市場缺乏包容性、投資人不專業、發行機制粗糙、盈利模式單一等等,導致當下中國電影市場在產品層面上大量的劣幣驅逐良幣,國產爛片充斥的同時亦給了進口影片更大的市場空間。阿里若能以扶持中小電影企業為己任,以自有電商生態內的各平臺為工具,為這些中小電影企業和獨立電影人們在產業鏈各環節上提供支持——更有活力和理想的中小電影企業與獨立電影人們或許能殺出一條血路,為電影行業帶來新的活力——至少帶來更多的優秀國產電影作品。
 
  從支付寶衍生出的娛樂寶,從淘寶聚劃算(團購)衍生出的淘寶電影,從阿里云衍生出的視覺云,下一個從阿里生態內衍生出來的服務電影產業的新產品/工具會是什么呢?
 
  騰訊:粉絲基因決定其成為明星IP策源地
 
  虎嗅君此前撰文闡釋過騰訊的粉絲基因。社交+游戲為騰訊沉淀了巨大的用戶數量,2014年全國網民總數是6.49億,而QQ用戶數是8.29億,微信用戶數是5億——騰訊的用戶規模用天量形容并不為過。
 
  此外,騰訊因為其社交平臺的巨大能量,成就了其游戲平臺成為國內最大的網絡游戲社區。就娛樂行業的基因來說,騰訊可能是最適配的,娛樂行業的商業模式就是建基于規?;姆鬯恐系?。
 
  騰訊的游戲、動漫、文學三大平臺是一個巨大的IP寶藏,這是阿里和百度完全不具備的,即便阿里移動事業群有文學和游戲,但都遠不及騰訊的游戲和文學。騰訊擁有數量可觀的明星IP,或是從網絡文學而來,或是從原創動漫而來,或是從游戲而來——2014年騰訊電影+成立,立即宣布了7部電影作品計劃,《斗戰神》、《QQ飛車》、《天天酷跑》、《洛克王國》、《尸兄》、《QQ炫舞》和《藏寶圖》,除了《藏寶圖》莫言的文學原著之外,其他均來自騰訊游戲和動漫平臺。相形之下,阿里影業盡管簽約了周星馳、王家衛、陳可辛、柴智屏四位大咖,在未來會有共計20部他們的作品由阿里影業出品,但至今對外正式宣布的影片僅有一部——王家衛監制的《擺渡人》。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騰訊并沒有像阿里那樣出手頻仍,而是更多的在內功修煉上運氣、用功——將騰訊互娛其他平臺上的IP輸送給“騰訊電影+”,并開放IP給專業的制片公司,與之進行合作(新麗傳媒、光線影業都是其電影項目的出品方)。騰訊手握的這些明星IP都是從騰訊的各個平臺上逐漸長成的,而騰訊本身天量用戶的存在,使得它實際上在對外輸出這些IP的同時,也在輸出可觀的足以令任何一個合作方激動的粘附在IP上的粉絲規模——騰訊沒有自以為是地在產業鏈上各個出擊,而是緊緊圍繞自己的優勢資源和工具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的“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于騰訊而言難能可貴,于電影行業而言則可因此受益良多。
 
  原著形式為游戲、動漫或文學的IP,其情節的離奇復雜、人物的豐滿多樣以及內涵意境的深遠宏大,對于90~120分鐘的電影創作來說,都是一種幸福的煩惱——好萊塢的賣座系列片均取材于此,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取自漫畫,《哈利波特》系列、《指環王》系列、《諜影重重》系列取自文學,《古墓麗影》系列、《生化?;廢盜腥∽雜蝸?。
 
  毋庸置疑,電影一百余年的歷史相比于文學和漫畫的歷史太過稚嫩,而電影在視覺效果和感官刺激上與游戲相比亦是小巫見大巫,更重要的是電影編劇們無論是在好萊塢還是在中國,都面臨想象力枯竭的尷尬,因此依賴于外部IP的輸入已是兩大電影市場的共識,數百億的市場規模沒有足夠的產量支撐是不可持續的。
 
  更為重要的是,騰訊的平臺已經成為國內最活躍的創作市場,在創作者和作品巨大基數的規模下,充分競爭的創作環境是誕生好作品的基礎,而天量用戶的檢驗更令在如此艱困的競爭氛圍里脫穎而出的作品極富含金量。這也是為什么目前大量的電影片方不惜重金買下各種網絡文學IP的原因所在。
 
  總結:與其恐慌顛覆,不如謀求合力
 
  阿里和騰訊兩個大玩家都已在電影產業里布局試水,盡管外界都以“顛覆者”去勾勒兩位巨頭,但從目前兩家過去一年多的動作來看,既談不上具備制霸電影產業、端掉傳統電影人飯碗的內功修為,也談不上展現出了重建游戲規則、主導電影產業的聲勢和主張。
 
  當然,電影人所構建的電影秩序正在經歷“升級”,阿里用電商生態的平臺為傳統電影產業引入了以用戶思維為導向的生產工具,而騰訊則是用其互娛平臺為傳統電影產業前置了一個IP寶藏,并以自有平臺對接外部合作方,提供IP變現/衍生的渠道和工具,騰訊為此還以“勇者大冒險”這個IP為實驗對象企圖對外證明騰訊全平臺這一整套工具的可行性。
 
  阿里和騰訊都遠不足以顛覆電影產業,從制片、發行到放映整個產業的秩序仍然在傳統電影企業過去搭建的框架內——王中軍此前就自信的宣稱“電影業十年后也不會是BAT最大”。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阿里巴巴和騰訊都尚不足以收購行業內一線的電影企業亦可印證傳統電影企業仍然是產業的主導力量——但阿里、騰訊對電影行業的改造和助力確實正在發生。
 
  就中國電影而言,一方面在遭遇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勢力的改造,另一方面在2017“大限”來臨的背景下亦愈發凸顯出自己的能力不足。能不能借助互聯網勢力的工具和平臺順勢補強自己,聯合新戰友在本土構建起中國電影的護城河,從而抵御好萊塢兩年后的大規模入侵呢?
 
  這比恐慌為BAT打工要更有積極意義,也于中國電影更有建設性價值。
pk10最牛稳赚5码公式王 欢乐斗地主 北京pk10免费软件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网 老北京时时开奖 麻将怎么胡牌 双色球彩计划app 玩二八杠的技巧口诀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 三公棋牌游戏下载 彩民堂计划软件苹果版 时时彩 吉林快3玩法有窍门吗 快乐时时走势图 扑克三公玩法 北京时时是正规的